兔子冬季

“我需要你,你被我需要着。”

“我以我无聊的后半生起誓,在将满二十岁之前,向最神秘的诗人求爱,他答应,我们便过着风花雪月看星星看月亮的日子,去南极看企鹅成群结队下海捕鱼,在死海中漫无边际地畅游,到亚马逊森林中同土著探讨生命,倒挂在树上看太阳从地上爬起来……他是诗人,也是爱人。……若是找不到他,那便独自领略这人间风景。”


“因果、宿命等等我都参不透,或许前世今生注定存在,你我终会相遇,然后擦肩而过,像一滴水融入海中难以寻觅。运气好的,侥幸找到彼此,最终融为一体,浑然天成,不好的,便是蓦地一相逢,然后错开成平行线,于滚滚红尘中浑浑噩噩地活着,亦或者随意择一人,后化作相思泪,渲染了夜。”


地狱型人间

“此时整个人间都变得和地狱一样可怕,我漆黑的双眼看见了穿着窄小西服系着领带的未进化完全的男人,生啖动植物尸体的丑陋女人,将装满愚昧无知的乳汁送进邪恶婴孩嗷嗷大口的肥胖妇人,在嘴上涂满猩红染料的年轻女郎……我转动那尚未僵化的眼珠,看到了全身束缚着腐朽枷锁的垂暮老人妄图用尚未开化的大脑指挥旁人,有着生人勿进强大气场的高大水桶努力在人群中稀释自己的存在,满嘴谎言的骗子得到数以万计的信徒拥护,说着悲天悯人同情话的路人伪善地掏出一块钱扔给乞丐……这里是人间吗!?这分明和我在地狱所见之景一模一样!我不忍再去多说什么,对于人间我毫无眷恋之情。于是象征不祥之兆的我,义无反顾地挥动我死气沉沉的翅膀逃往地狱。”

虚无主义,——某种程度上就是说,永远不会有结果,陷入无限错误的思想循环,悖论当中。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青春咖啡馆》


“一切都可能只是自我满足,自我满足般地忽视他的选择与感情。他偷走我的心,他不曾知道这颗心曾经猛烈地跳动过,也曾在失望透顶时变成冰块,现在它死了,是不在鲜活的死物,值不得半点心动。”

恋爱妄想女子

    “沈艾。”

   【嗯?】

   “想这么叫你,想一直叫你的名字,想……听到你的回应。这让我感觉自己被需要着呢。呐,你会遵守诺言将我爱恋吗?”

   【当然,我的大小姐。相信命运嘛,我们的相逢就预示着你我的关系从相遇的那天就变得不一样,你让我有一种感觉,一种“我为你而生”的奇特感觉啊。】

  “可我我只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的,叫你沈艾,那就不能体现出一种特别了呀。我是说,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可我却只能像他们喊一个代号一样称呼你,我想叫你别的其他的独一无二的称呼,亲爱的?小艾?艾?不行,都太普通了,一想到独一无二的你被我叫着和他人一般无二的称呼,就觉得……难以忍受起来了……或许是我太奇怪了呢……”

   【不是的哟。就算是再普通的称呼,如果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那便是独一无二了呢。因为你就是你,不管怎样的你。都是对我非常、非常独特的存在哟,能被你需要着的我感到很快乐,而我也需要着你呢。】

   “是这样吗?抱歉呀,是我疑心病太重太过懦弱了,我只是害怕在知道了解整个我之后,你会后悔这个选择,后悔将我爱恋……这么一个无药可救的我连自己都无法真正爱上,像易碎的水晶脆弱不堪,我真的是你所需要的吗?是吧是吧是吧?!”

   【嗯。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一直存在,直到你找到比我更好的人将你守护。】

   “一言为定。”

“我希望能像你一样热爱人生……却总是不得要领。”

——【热爱生命吗……不,你错了。你应当像我一样悔悟人生,蔑视权贵,怜悯生命,痛恨疾病,尊重歧视,呵……借你吉言……我热爱这无比真实的人生啊。】

“你要是不喜欢,那就说出来,不要就是不要,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抽筋扒皮剔骨放血,鲜血淋漓也要丢掉分离,活生生分成两半,一半生,一半死,死的那个,是我。”

“可你要是真的喜欢,那就去喜欢吧,让每次相逢都充满无限可能,好好珍惜,将「」视若珍宝,因为再没有可能遇见第二个「」了,珍宝,可是很珍贵的,拥有「」你该值得庆幸吖。”

“沈艾。今天又多活了一天。没有做梦,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哭,没有笑,什么表情都没有,这样捱过一天。”

     “光只要存在就好了,我并不需要光的回应。光从来不是我一个人的。”

     他真好,热爱生命的同时却毫不在乎生命的离去,似乎“生”对他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玩具,他既不对此感到为难,也不害怕生的离去让人不适应。他这么可有可无地疏离着一切,谁都能能够真正看清他。注意到他只是因为小小的缘故,却再没能够离开目光。这样是不对的,我当然知道遥不可及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但美好的事物总令人心生妄念,贪求不可能之事。

   他当然也很可爱,会把喜欢的卡通人物放到显眼的地方,每天拿出来瞧一瞧。他当然会笑,很开心地笑,仿佛和他心爱的人见着了面似的,傻乎乎的。偶尔抓一下头发,偷个懒睡个觉,会把衣服翻到头上包成一团睡,毫无防备的将脸露出来,身上带有干净的味道,很有品位。

   他当然不在乎我,只是可有可无的普通关系,看他永远不会被发现,所以总是毫无顾忌的看着他。当然也会想他,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所以只能默默藏住这些心思。他的喜悦,他的悲伤恐惧愤怒通通与我无关,而我的心情却能为他起起落落。

   这样实在不好,我非常努力的想要摆脱这种不自在感,但总是失败。